当前位置:美颜情感政治天赋高的表现(极具政治天赋的少年军阀孙策)
政治天赋高的表现(极具政治天赋的少年军阀孙策)
2022-05-13

衣赐履按:这一回,我们主要讨论,袁术称帝(僭号),孙策究竟是什么态度。一般认为,袁术要称帝,孙策写了一封信表示反对。袁术不听,孙策与袁术绝交。如果真这么认为,那你就小看孙策了。

上一回,我们讲到,公元195年,年末,孙策向袁术申请,协助舅舅吴景攻打扬州刺史刘繇,顺风顺水,势如破竹。之后,略作休整。

部将吕范对孙策说,如今,将军事业日益兴盛,将士越来越多,军中违法乱纪的事情随之增多,我愿意暂时担任都督,帮助将军整顿军纪。

孙策说,子衡(吕范的字)你是士大夫,又为统兵大将,立下很多军功,我怎么能委屈你当这种小官,管这些小事呢?

吕范说:

不然,我远离故乡追随将军,可不只是为了老婆娃娃热坑头儿,我是要追随你做大事的诶。现在的情形,就如同大家都在一条船上,飘洋过海,哪怕一根钉子锈蚀了,都可能导致船体漏水,大家全都受害。因此,我这样作,不仅是为了将军你,也是为我自己打算。

孙策笑了笑,不置可否。

【濮大爷版的孙郎,有点老】

吕范告辞后,换上便于骑马的服装,手执鞭子,到孙策办公室报到,自称领都督事。孙策见吕范如此坚决,就正式给他任命,让他负责监督军纪。自此之后,军营中气氛严肃和睦,军纪严明。

朝廷任命的扬州刺史刘繇,被孙策打败后,逃到丹徒(江苏省镇江市东丹徒镇),还是难以立足,就打算逃到会稽郡(浙江省绍兴市)。许劭建议说:

会稽郡殷实富庶,早就被孙策视为囊中之物。而且会稽远在海边,与其去那里,不如去豫章郡(江西省南昌市)。豫章北连豫州,西接荆州。我们安顿好官员、百姓,再派使者到朝廷去进贡,与占据兖州的曹操取得联系。现在袁术隔断了豫章与中原的通道,不过,袁术贪得无厌,豺狼成性,我看他是兔子尾巴长不了。您是朝廷正式任命的刺史,曹操和刘表(荆州牧)一定会予以援手。

刘繇听从。

衣赐履说:此时,曹操还没有挟天子以令诸侯。许劭是当时著名的许铁嘴,专门点评人物,称为“月旦评”。说曹操是“治世之能臣,乱世之奸雄”的,就是这位许爷。

刘繇派豫章郡太守朱皓进攻袁术委任的豫章郡太守诸葛玄,诸葛玄溃败。刘繇沿江西上,驻军彭泽(江西省湖口县东),派笮融(笮读如则)去协助朱皓。许劭对刘繇说,笮融这个货不讲信义,做事难以预料,而朱皓一贯以诚待人,您要提醒朱皓小心笮融。

笮融到达后,果然用诡计杀死朱皓,接管了豫章郡事务。刘繇大怒,进军讨伐笮融。笮融战败,逃入深山,被当地百姓杀死。朝廷下诏,任命前太傅掾华歆为豫章郡太守。

丹阳郡都尉朱治(孙策手下干部)赶走吴郡(江苏省苏州市)太守许贡,占领吴郡。许贡南逃,投靠山贼首领严白虎。

公元196年,孙策打算攻取会稽郡。这时,严白虎这样的地方武装颇有不少,各有部众万余人,在各处建有许多堡寨。舅舅吴景等人建议先打严白虎等人,再攻会稽。孙策说,严白虎之流不过是一群强盗,并无大志,随时可以活捉。于是率军渡过浙江(富春江)。

此时,会稽太守是王朗,功曹虞翻劝王朗说,孙策善于用兵,不如先躲避一下他的锐气。王朗不听,发兵据守固陵(浙江省萧山市西北),抵抗孙策。

孙策几次渡水作战,都未能取胜。叔父孙静说:

王朗据守坚城,很难一下攻破。从这里向南数十里是查渎城(浙江省萧山市境),从那里可以直接进入王朗的后方,这正是兵法上讲的“攻其无备,出其不意”。孙策采纳。

入夜,孙策军点燃许多火把,作为疑兵。然后,派一支奇兵突袭查渎城,攻陷高迁屯(萧山市东)。王朗大惊,派前丹阳郡(安徽省宣州市)太守周昕等率军迎战。孙策大破会稽军,斩周昕。王朗、虞翻逃走,乘船渡海逃到东冶(福建省福州市)。孙策追击,又大破王朗军,王朗投降。

孙策自任会稽郡太守,仍委任虞翻为功曹,以朋友的礼节对待他。孙策喜欢外出打猎,虞翻劝阻他说:

您喜欢轻装便服出行,随从官兵总是跟不上你您,安全警卫工作难以保证。身为长官,如不够稳重,就不容易树立权威。所以传说中的白龙,一旦变为鱼,普通的渔夫豫且就可以用弓箭射它;而白蛇自己放纵,才被高祖刘邦斩杀。请您务必留心啊。

孙策说,你说得是对的。

但依然如故。

衣赐履说:关于渔夫射白龙,来自《说苑》。说是吴王打算去民间市井之中饮酒,伍子胥劝他说:

从前,白龙在深渊之中,变成一条普通的大鱼,有个叫豫且的渔夫,一箭射中它的眼睛。白龙向上帝控诉。上帝问,渔夫射你时,你是什么形状。白龙说,一条大鱼。上帝说,渔夫就是要射鱼的,豫且有什么不对?白龙是上帝的宝物,豫且是宋国的贱民。白龙不变成大鱼,豫且不会发箭。而今,大王放弃至尊的宝座,而去跟老百姓挤在一起饮酒,我恐怕会出现第二个豫且。

听了伍子胥的话,吴王就打消了外出喝酒的念头。

另,孙策外出打猎的爱好,终于要了他的命,我们以后再讲。

孙策回身讨伐严白虎。严白虎一面高垒坚守,同时派人向孙策请和,孙策同意。于是,严白虎的老弟严舆到孙策军中,与孙策商谈具体事宜。两人入座,孙策突然拔出刀来,一刀扎入座席,严舆吓了一跳,身体一耸。孙策笑着说,我听说你能在坐着的时候飞身跃起(坐跃),因此开个玩笑试试你。严舆说,我见你拔刀,就这么做了。严舆只是身体动了一下,并没有做到传说中的“坐跃”,孙策认为他徒有虚名,便猛然掷出手戟,直接插死了严舆。严舆勇武,严白虎的部众听说严舆死了,心生恐惧。孙策于是进攻,大破严白虎。严白虎逃跑。

【严白虎,在江东也算一号人物】

衣赐履说:孙策杀严舆,显示出了他过人的流氓特质。人家来讲和,你已答应了,然后杀来使——严家军的二当家。从信义角度看,孙策不如盗贼。

但是,耍流氓是搞政治的必备素质之一啊。不光大汉朝如此,西方所谓民主国家,也是一样,你看特朗普和拜登,哪个不是老流氓?

孙策倘若能够活到五十岁,天下是否三分,还真不好说。从我们讲过的部分来看,孙策是个全才。

【”你才是流氓!“】

有战略。上一回,我们讲了,他与张纮之间有一版“隆中对”,之后,孙策的每一步都在落实这个战略。

能打仗。孙策被称为小霸王,就是小项羽,从他正式领兵到他二十六岁去世,没打过败仗。论打仗,他是可以与曹操一较长短的,没准儿还在曹操之上。

能得人。曹操、刘备、孙策都有这个特点,都有一大批死忠粉儿追随。更为难能可贵的是,孙策刚刚二十出头,就收罗了大批人才,特别是老爹孙坚的旧部,都是他叔叔辈儿的,但对他忠诚度非常高。

耍流氓。基本上就是耍无赖,说话不算话。曹操在灭吕布之前,一直在忽悠吕布,搞得吕布真的以为与曹公是一伙儿的(详见拙文《吕布的幼稚型人格(下):阿呆与阿瓜》);前车骑将军杨奉与刘备联络合兵进攻吕布,刘备一口答应,并设宴款待杨奉,席间,手起刀落,砍了杨奉的脑袋;而孙策与严舆议和,一戟戳死严舆。这几件事,如出一辙。与普通的耍流氓相比,这几位爷的高明在于,他们尽管说话不算话,尽管忽悠人,尽管玩儿权谋,但是并不影响手下人对他们的忠诚度,政治手腕高超。

懂政治。这是基础科目。不懂政治,没法玩儿。

写到这里,我突然想到,周瑜和孙策也是同一类人,孙策杀严舆,和周瑜后来鼓动孙权软禁刘备,思想基础完全一致。

袁术老早就打算称帝(僣号),公元196年,孙策给袁术写了一封信说:

商汤讨伐夏桀时说,夏朝有罪;周武王讨伐殷纣王时说,殷朝有罪。商汤和周武王,虽然都有圣德,但假如当时夏桀、殷纣没有犯下过失,那商汤和周武王就没有理由出兵夺取天下。如今天子并没有对天下百姓犯有过错,只是因为年龄幼小,被强臣所胁迫,与商汤和周武王的情况完全不同。即使像董卓那样的凶暴之徒,也没敢废黜天子,自立为帝。董卓并未篡汉,全天下都痛恨他,何况更过分的行为呢(指袁术僭号)!我听说天子明智聪敏,有早成之德,天下虽然还未承受到他的恩泽,但全都归心于他。使君家中五代连续出任汉朝的三公或辅佐大臣,所受荣宠,任何家族都不能相比,更应该忠心耿耿,严守臣节,以报答王室。这便是周公、召公的美业,天下人的愿望。现在人们多被图纬之类的预言书所迷惑,望文生义,牵强附会,只求讨主人的欢心,并不考虑成败,这种事儿从古至今都十分慎重,岂能不深思熟虑!忠言逆耳,异议招致憎恶,但只要对尊明有益,我怎么敢不直说呢(苟有益于尊明,无所敢辞)。

袁术开始时自以为拥有淮南的兵众,预料孙策一定会拥护自己。及至接到孙策的信,这小子竟然反对,忧虑沮丧,进而生病。袁术没有听从孙策的意见,孙策便与他断绝了关系。

公元197年,年初,袁术在寿春登基,自称仲家。

衣赐履说:这封信,太有分析头儿了。我谓之为“一纸休书”,孙策把老领导、老上级袁术给“休”了。

《三国志·孙策传》裴松之注引吴录,有孙策这封信的全文,很长,我这里引的是《通鉴》的简化版,二者意思差不多,而且并不影响我们解读。

这封信,显示了孙策高度的政治智慧。不过,司马光没看出来,所以,司马大爷把这封信的时间,定在了袁术僭号之前的公元196年,给大家的感觉是,袁术要称帝,征求部下的意见,孙策反对,写信劝谏,但袁术不听,坚持称帝,于是,孙策高举忠于大汉朝廷的大旗,毅然断绝与袁术的联系,正义之感,扑面而来。

实际上,根本不是那样的。

孙策盼着袁术称帝(僭号)很久了。

因为,只有袁术僭号,孙策自立才名正言顺。袁术一天不僭号,孙策就一天作为袁术的手下,他如果自立,就会受到道德谴责,天下人都会认为孙策是忘恩负义的小人,因为,他现在取得的一切,都是袁术给的。

张纮为孙策定下的大战略是:投身丹杨——收吴郡、会稽之兵——夺取荆州、扬州——成王霸之业。

现在,孙策已经走到第二步,夺取了吴郡、会稽,下一步就是荆州、扬州。但头上顶个袁术,岂不讨厌?因此,当孙策听说袁术有称帝的打算时,心里一定非常激动,他甚至可能私下里想办法鼓动袁术赶紧行动。我们必须关注,袁术当时占有的地盘,至少有一半在孙策手上,如果孙策坚决反对袁术称帝,袁术岂能下得了决心?

因此,我认为,孙策这封信,是在袁术僭号之后的公元197年,而不是《通鉴》上的公元196年。

判断的依据,就在这封信里。

仔细读这封信(特别是《三国志·孙策传》里的原信),有种感觉,似乎袁术并没有称帝。也正因为此,司马大爷作出误判,他想当然地认为孙策是在袁术僭号之前写的信,因此,还专门加了一段“看了孙策来信、袁术生病”的添足之语(这段话《后汉书·袁术传》和《三国志·袁术传》里都没有)。

实际上,袁术的确没有称帝。我们以前讨论过,袁术僭号,自称仲家,他一直没有自称皇帝。

有了这个认识之后,再看此信,就好理解了。这封信,我们可以断言,是在袁术称仲家之后,同样是反叛汉朝廷,孙策也可以义正辞严地加以批判。

有证据吗?

有。

一个司马大爷没有注意到的细节,被衣赐履注意到了。

问个问题,在这封信中,孙策称袁术什么?

——尊明。

“苟有益于尊明,无所敢辞”。

《通鉴》中,尊明就出现这一次。

《三国志》中,尊明出现过两次,都在孙策给袁术的信中。

以前我们讲过,袁术僭号之后,曹操打吕布,吕布派使者向袁术求救。使者见到袁术,称袁术为“明上”,《三国志》中,也就出现了一次。也即是说,明上和尊明,是对僭号后的袁术的专门称呼。

【袁仲家:孙策个小兔崽子,忒不是东西!】

有人可能会说,也许孙策是因为尊敬袁术,才称他为尊明的啊。

我们看两段文字:

第一段,孙策第一次见袁术时说,亡父昔从长沙入讨董卓,与明使君会於南阳,同盟结好;不幸遇难,勋业不终。策感惟先人旧恩,欲自凭结,愿明使君垂察其诚。

第二段,孙策对袁术说,家有旧恩在东,愿助舅讨横江;横江拔,因投本土召募,可得三万兵,以佐明使君匡济汉室。

看,孙策一直称袁术为“明使君”,信中突然变成“尊明”,只能说明,袁术已经僭号,孙策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,给袁术写了一纸休书,从此,孙策将目光投向更为广阔的天空。

当我听到、看到各种专家学者,大肆赞美孙策的正义时,不由心中暗笑。同时,我越发认为,孙策在政治上绝对是一个才天,轻轻松松骗过所有人。

孙策早就打算背叛袁术,有其他证据吗?

有。

孙策一边以卫道士的姿态痛斥袁术,同时,早就与袁术的死敌曹操建立了联系。

《三国志·孙策传》裴松之注引江表传载,建安三年(公元198年),策又遣使贡方物,倍于元年(公元196年)所献。其年,制书转拜讨逆将军,改封吴侯。

即是说,公元198年,孙策向朝廷进贡,贡品比公元196年多一倍。

看,公元196年,孙策已经与曹操眉来眼去了。孙策是袁术的小弟,慢说袁术与曹操是死敌,即便是亲哥们儿,与朝廷联系也是袁术的事儿啊,你孙策算哪根儿葱,竟然私下越级联系朝廷?

甭问,孙策其实从投奔袁术那天起,就准备好背叛袁术了,呵呵。

曹操背叛袁绍,刘备背叛公孙瓒、背叛曹操、背叛袁绍,孙策背叛袁术,志向远大的人,背叛领导,是共同的特质。

【图片来自网络】